澳门百家乐主要提供:百家乐官网、百家乐官方网站、百家乐网络、澳门百家乐网站等产品。公司尊崇踏实、拼搏、责任的企业精神,并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创造良好的企业环境。
当前位置: 澳门百家乐 > 真人百家乐 > 正文

香港文汇报:日本兵投八路 港台新媒体改革是"穿着西装改西装"?

日期:17/04/04   来源:http://www.pv-cn.com  作者:赌球网   阅读:

香港文汇报:日本兵投八路侵华变反战

96岁的小林宽澄精神矍铄,在家中接受文汇报记者梁钟文采访。

  7月23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23日文章称,台湾几家电视台陆续都找来行业外的新班底。新人掌权总是针对组织结构先动手,转眼之间也陆续砍了不少人,年轻化诉求的大张旗鼓,一切都说是为了要搞“新媒体”。那么,新媒体究竟会不会朝向传统媒体动手“穿着西装改西装”?

  文章摘编如下:

  8月24日电 香港《文汇报》24日刊发系列文章表示,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来临之际,一个特殊群体不应被遗忘:他们曾受日本法西斯荼毒,而侵华暴行让他们幡然醒悟,毅然加入反战行列;他们曾是侵华日军,在共产党的感化下终放下武器,成为日籍八路军;他们回到日本后多数生活清贫,但无惧右翼势力骚扰。

  如今,已届耄耋之龄的“日本八路”依然在呼吁日本反省战争罪行,推动日中世代友好,小林宽澄更期待9月飞往北京与中国人民一同庆祝胜利纪念日。

  现年96岁的“椰子实会”第三任会长小林宽澄身穿蓝色衬衫,精神矍铄,看到记者高兴得大笑。记者问何以反战组织以“椰子”定名?他解释称,椰子的日语发音为“八、四”,以椰子命名意为纪念八路军和新四军。随着时间逝去,曾参加过抗战的“椰子实会”成员只剩下十几人,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在小林宽澄会长的带领下,已届耄耋之年的“日本八路”依然关心政治,反对“有事法案”、反对日本走军国主义道路、反对日本首脑参拜靖国神社,尽绵薄之力推动日中友好。

  被俘屡自杀 获八路救起

  谈起战争岁月,小林宽澄仿佛历历在目。本是日军分遣队轻机枪手的他在1941年6月的一次扫荡中被俘虏,两次试图自杀均被八路军救起,并给予妥善医治。他发现,八路军并非日军军官所讲那般“残忍”,甚至处处优待自己、关心士兵,对比鲜明的反而是日军:一路上总能看到他们烧杀抢掠的罪行,小林的心里开始感到惭愧不安。

  反思战争的过程中,小林宽澄渐渐觉悟到,日本军国主义为一己私利就贸然发动侵略战争,是不人道的。他激动地说,“中国并没有一兵一卒跑到日本侵略,他们跟日军打仗也只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保卫自己的人民!”

  为侦探情报 常扮演日军

  想通了的小林宽澄很快与布谷、小林清等一起成立“反战同盟胶东支部”,从此正式成为八路军的一员,走上反战道路。他们不断地散发反战宣传单,在日军必经的村庄墙上写标语;一有时机就打电话给日军士兵,劝其放下武器;甚至需要亲临前线,在炮火纷飞中对日军喊话、劝其投降。小林称,为了侦探情报,自己还时常扮演日军,与伪军周旋。“我当时在山东新泰县潜伏了5天,还参加了伪区长、伪镇长在望楼举行的欢迎宴会。”

  在日军开始呈现败退局势的1944年冬,小林不断深入日军据点,用“四面楚歌”的方式展开反战宣传,“我告诉他们天皇在国内享受荣华富贵,只有他们来异国他乡当炮灰,如果战死,谁来照顾年迈的父母,谁来帮助可怜的孤儿遗孀?只有战争停止,士兵们才可以回家团聚。”小林每次动之以情的喊话,总会引起据点里士兵的叹息,他亦一直坚持游说到抗战胜利。

  望真实历史 传承下一代

  战后返回日本,2002年,时任原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友好访华团团长的小林宽澄特意将富士山的水带到延安,祭奠在中国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日本同志,并作诗道,“八四源远流长,延安精神永放”。小林说,他始终非常思念第二故乡--中国,回国后的他一直致力于中日间商船贸易的沟通和翻译,73岁退休后仍坚持从事日中友好工作。

  小林宽澄称,现今日本政客伤害被害国人民感情的做法必须改正。他认为,安倍政府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案的行为,本质上是要打破“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长远来看,将给周边国家暨亚洲地区的和平带来威胁。

  今年9月,小林宽澄将赴京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的庆祝活动。“我们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是为了中日两国人民永远友好下去。”小林说,“中国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贡献很大,只有让年轻人多了解战争实质,才能永远避免战争。”

  小林宽澄 千里赴华寻恩 坟头跪拜谢过

  在中国对这些反战义士的贡献念念不忘时,小林宽澄同样记挂着曾对他有过恩情的中国人民。为感谢曾经冒着生命危险隐蔽、帮助过自己的李姓农家,回到日本的他用了十几年时间寻找恩人,以求当面谢过。

  获悉心照顾 俨如亲兄弟

  小林对记者说,这个心愿只完成了一半,虽然在山东媒体的帮助下回到了沂蒙山区,并找到了当年藏身的李家,但给过他巨大帮助的老李已经去世。“当时组织安排我隐蔽在北山坡的山洞里,老李早就帮忙铺好了麦秸和席子,甚至还准备了炕桌、油灯、茶壶茶碗,考虑得十分周全,”小林回忆,“那时一日三餐全靠老李照顾,有馒头、大饼、炒菜,还有自家做的点心,有时老李还会带一些酒和下酒菜,我们跟亲兄弟一样,推杯换盏、饮酒闲谈。”

  除了日常生活的照顾,老李为小林的安全也时刻保持着警惕。有一夜,忙着翻译书籍的小林正点着油灯工作,忽然听到洞口传来老李的声音,“有灯光透出来了,草盖子要盖好啊!”小林心中大为感动,原来白天做完农活的老李,夜里还特意为自己巡逻。

  始终感念着这份生死情谊的小林在90岁那年回到了沂蒙山区,他一步一蹒跚地走到老李坟头,动情道:“我来看你了,老李大哥。当年我得到了你的无私帮助,隔了65年才来看你,觉得很对不起。请你放心,我会继续为中日人民的世代友好做工作。”说罢忽然深深一跪,向65年前的恩人兄弟表达了自己最真诚的谢意。

  杉本一夫 首位“日本八路” 坚持宣扬反战

  杉本一夫(原名前田光繁)是第一位“日本八路”,是第一个在战场上向日军喊话的劝降人,也是第一个日本反战组织“日本士兵觉醒联盟”的建立者。在战时作出卓越贡献的他回日本后,不顾右翼势力的调查与监视,坚持四处讲演个人经历、日军侵华战争的罪恶及八路军的人道主义,宣扬反战精神。

 

  以电视节目与新闻作为内容主结构,究竟能弄出什么样的新媒体?今后能在台湾市场做出些啥,还看不出来。但这个已经在全球媒体领域嚷嚷了快10年的这3个字,最近其实已经开始有点“臭酸”!

  所谓“新媒体”,至今在全世界依然没有出现成功的“产业模式配方”,国际资本的投资动向对此已然陆续缩手观望。无论是“大众浏览阅听行为、数字设备流程建置、内容风格创意取向、广告如何上架分成”,至今没有任何研究或分析已经找出完整脉络。

  任何新媒体的构想被提出,百分之百都是一场“想象与推论”!但传统媒体的广告市场确实江河日下、移动载具的收视转移也确实群起簇拥,这些都逼得传统媒体彷佛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必须往新媒体转型。

  最近香港几家主流报纸,一下子陆续传出现金周转不灵而仓促停刊,原因引发震惊。外界没想到,原来传统媒体市场已经“大大赔钱”到如此地步,股东再也不愿平白贴钱下去了。随即盛传且开始发生报纸杂志大幅裁员,并且今后会朝向彻底“无纸化”,仅剩网络发行,将会是香港媒体下一步的新趋势。

  香港基于资本挂帅,媒体一向是“见到棺材就掉泪”的市场反应机制,没有人会因为死要面子与影响力,而和自己的真金银两过不去。台湾和香港的媒体市场,同样都是“华人都会属性、高密度重叠,且广告集中竞争”;除此之外,民间大众在网络科技生活与媒体行为消费也很类似,因此两地的媒体市场数据变化,经常被引用来做为比对观察。

  但显然这一波,验证了香港因应市场变迁之前的各种新媒体转型,并不成功。

  追究其主因,是纵使都在“影音内容、网络版面”上加大了投资规模与人力资源,但却始终无法和最要命的“广告收入”产生正向连结。企图从媒体业外的网络经验“移植改造”原有媒体,只是一派奢想。特别是民众浏览免费内容,抗拒广告页面置入或绕开广告播送,一旦更不爽还干脆直接卸除APP,比想象中还更严重。

  历史不能忘 盼日本自省

  晚年的杉本喜欢向来访者展示他收藏的珍贵照片,照片里不难发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罗瑞卿等老一辈中共领导人均与他有过交集,但让他记忆最深刻的还是10年前,与中国人民一起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场景。他希望日本深刻反省,因为“一个民族的自省比一个民族的宽容更加重要”。(梁钟文、朱烨)

  新媒体究竟应该朝向传统媒体动手“穿着西装改西装”?或者从内容到广告整个流程模式“全部创新定义”?或者最终新媒体其实应该是“新闻、娱乐、游戏”的产业购并策略所组成?越来越没有人能自信预言今后媒体未来。但这所牵涉,却已经不再是一个理念趋势的勇敢实验,而是一回媒体生存延续的残酷图谋了。

  台湾几乎每一家媒体都已经投入新媒体的发展洪流,每一家也同样都是“不断投资、组织调整、官网改版”。台湾的新媒体,最终会不会只是一场“穷尽天涯、依旧渴死”于路途中的海市蜃楼?但现今确实完全看不到任何水草绿洲。(王尚智)